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女友小丽
女友小丽
对女性的向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已记不清楚,好像是在初中的时候,班 上转学来了一个女生,名叫FanWei,是那种典型的瓜子脸,长得很白又文 静,眼睛很大,说话细细的,声音清晰纯净,我第一次听到她说话就莫名地觉得 很亲切,这声音直往我的心里钻,这让我非常喜欢跟她在一起,偶尔在她身边偷 看她的脸和眼,阳光下发散出柔和的光泽,我就会出神好半天。 当时我们班的同学可能是看出了一点什么,有意无意地会对我说些关于她的 事情,于是我知道她是一位教授的女儿,有一个姐姐,她跟我都是1972年生 的,属鼠的,诸如此类。不过当时我可是老师们眼中的调皮学生,不肯用功,成 绩也不好,但她的成绩却很不错,作为在那个高考至高无上的年代,想当然,我 是有点自卑的。这段暗恋持续到我初中毕业并出人意料地考上重点高中而止。 即使到今天我看到她的时候,心里还是觉得她很好,不过我当然已经选择了 放弃,因为她已经结婚了。 毕业两年后,我结识了一大堆朋友,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快乐的日子,我对 异性的认识起源于我的师兄,这里我叫他作Cao。

那是在1996年的冬天, 我和他一起出差,到内江市。说好下午出发,3点,Cao哥开着他的车子,我 们从成都出发了。 路上,Cao哥说∶“阿杰啊,内江没有什么玩的,我在简阳带两个朋友一 起去好不好?”我说∶“好!” 车子很快到了简阳,在一个花园口,一个高个女孩向着我们挥手,她上身是 一件咖啡色的皮衣,下身是什么我已记不起了,只是记得她笑得很好看。 Cao哥先对她说∶“小琪,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师弟阿杰。”又对着我说 ∶“这是小琪。”我茫然地说∶“你好。”Cao哥把她拉了一边去说了好一会 话,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清楚。 过了10分钟,又来了一个女孩子,很年轻,很阳光的那种,一身牛仔装, 个子不高,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微微会露出白白的小虎牙,皮肤是那种白嫩类型 的,总之是第一眼,我就觉得她很漂亮。她叫小丽。 我们聊了几句就上车出发,两个女孩子坐后座,一路上嘻嘻哈哈地打闹着, 看得出来,Cao哥跟小琪很熟悉,不停地跟她讲笑话,小丽也很活跃,但多数 时候是我们两个听他们两个说笑,100公里不知不觉就到了。不过也许是我的 感觉,我总觉得小丽的视线经常对着我。

  下车后,当地局的局长、书记和计财部主任都在内江宾馆门口等候,我们这 次去是要定下他们的一个工程投资,当然要热情一点啦。一阵客气话后,安排下 住宿,写好了两间房,两个女孩一间,我跟阿Cao一间,然后就是晚饭。 Cao哥跟当地的人说,两个女孩是他的表妹和表妹的同学,也不知是真是 假。 晚饭在内江当时最好的一家中餐厅里,当地热热闹闹来了不少的人,轮流地 敬我们的酒,我们作为年青人也不好坐着不动,毕竟都是地方上的知名人物,所 以一来一去,我就喝得迷迷糊糊了,两个女孩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完了以后, 我们都是走路歪歪扭扭的了。 互相搀扶着回到宾馆,上了四楼,我一进房间就趴在了床上,一会儿,Ca o哥进来了∶“阿杰啊,商量一下。”我迷迷糊糊地说∶“什么呀?” “是这样,我跟小琪要住一起,这么晚了么也不好再去开房间。你们俩一个是小兄弟,一个是小妹妹,干脆将就挤一晚,成全成全我们,拜托啦!”我还来 得及反应,他又出去了。 一会儿,小琪一边说着“这有什么呀,拜托成全”之类的话,一边就把小丽 给拉了进来,我还真佩服她,另一手还拿来了小丽的包!小琪把门一关就扬长而 去,留下我们两个你看我,我看你地发呆了好半天,真不知如是好,场面有点尴 尬。 过了好一会,我才怵过神来,对小丽说∶“算了吧,你不看他们那个样子, 反正也没得商量。这么晚了,你也不忍心让我在走道里呆,我也不能让你呆在那 里,就将就吧,明天再找他们算账也不迟。” 灯光下,小丽的脸明显涨得通红,很不好意思的样子∶“那┅┅你不会感到 不方便吧?” “唔,只要你不会,我就不会。”这时候的我已经很想睡觉了。 “我看会电视再休息,不会影响你吧?”她问。 “没问题。” 电视上是一片雪花,模糊的画面。我张开眼,她坐在另一张床上,双手抱着 腿在看。突然一下子,房间里一片黑暗,停电了,她低低地叫了一声。 内江的冬天很冷,空调由于停电不起作用,我开始感觉到了凉意。我心想∶ 小丽怎么受得了?侧耳听,她也没睡着,在床上翻来转去的。 “把我的被子拿去。”我一边说,一边就把我的被子扔了过去,心想今天这 种状况,只好英雄救美了。 “那怎么行!”她又给我扔了回来。 这么一来一去地折腾了好一会,我不耐烦了,脱口而出∶“那干脆一起睡得 了。” 她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会,我正在后悔可能说错话的时候,一个很柔软的 身体轻轻地靠在我的身上。 “呃……”我没有说话,一股热流突然从心底涌起,我伸出手,抱住了她。

我的心开始心猿意马起来,惭愧的是,对于异性的认识在这之前仅仅限于想 像,我惶惶地抱住她,然而却不知下一步会是怎样。 时间仿佛凝固了,静静地嗅着她头发上的清香,我脑中突然想起了一句“夜 半无人私语时,此时无声胜有声”。 可能是怕把我的手压麻,也可能是想做点什么以改变这种局面,小丽向外侧 了一下身体,我抱着她的手突然触摸到一团滚圆温热的山峰,我不由自主地张开 手,抓住这陌生但令人全身趐软的感觉,我仿佛听到她发出了一声轻叹,像是叹 息,又像是喘息。 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敏感起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抖,但靠着 我的部分却又发着热,这热,烧昏了我的头脑,思想中就此再也没有了冷静,只 有一个想法,想抱紧她,贴紧她,我不顾一切地侧过身去,两手都攀上了那突兀 浑圆的乳峰。

  隔着她的衣服,我开始抚摸她的乳房,由上而下,由左而右,我自然而然地 划着圆圈。在这时候,我突然不合时宜地想到,本能这种东西确实是存在的,它 使我毋需学习便开始了人类最原始但最美好的生理历程,在以后的岁月中,我深 切地体会到,本能对于我们的重要。 小丽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但没有特别坚定地反抗。事实上,我的身体的某个 部分涨得已经发痛、发热,我用力更紧地贴近她的身体,手也开始更加大幅度和 力度的揉搓,下身感觉到她的臀部的曲线,光滑而微微凸起,富有弹性。 我把脸贴上了她的耳跟,我呼出的气吹起了她耳边的头发,柔柔的头发飘拂 着我的脸,她的脸很光滑,但很烫,我听到她在喘息。突然她转过头,我们的嘴 唇接触到了一起,都愣了一下,然后就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我啜吸着她,久久地,久久地,乐而不疲。慢慢地,我开始用舌尖拨动她的 紧咬的牙,她在我的怀中扭动着,不知如何,她已经用两条富有弹性的大腿夹住 我的右腿磨擦着,她的牙关也慢慢地松开了,我的舌尖一下子钻了进去,触到了 她滑嫩的舌头,小丽全身剧震,她转过身死死地抱住了我,我们俩的舌头缠在了 一起,吸吮、交织、拨动,啧啧有声。 我把下身贴紧着她,左手在她的背后摩挲,右手从她的臀部向上钻入她的衣 服,在光滑的背部上摸到了乳罩的扣环,很简单的扣连原理,我不假思索地用中 指一拉,食指一压,一对扣环就得到了解脱。我再用手摸回她的胸部,一对乳房 已经骄傲地弹了出来。我又用手向下伸入了她的双腿之间,湿湿紧紧地只有一片 温暖。她吻着我,没有反对我的侵略,顺从着我。 我俩不停地互相抚摸,不知不觉中,也不知是自己努力呢还是对方帮的忙, 总之我们莫名就已经赤裸裸地抱在了一起。我不知怎么才能解脱困扰我全身的紧 涨,她抱住我向后一仰,我就把她压在了身下。我的吻胡乱地落在了她的胸部、 颈上、脸端,同时在她分开了的双腿之间。 我暴涨的阴茎急促地上上下下,却总是找不到进入的源头。小丽低低地笑着 嘟咙着,用手握住我指引着,在她的带领下,龟头终于找到了它前世的归宿,只 微微地接触,就传来了一阵温暖湿陷的感觉,已经是水到渠成的时候了,我用力 向前一挺腰、一顶,阴茎就深深地陷入了一个温暖的窝。与此同时,小丽从喉咙 里发出了长长的“啊……”她的双手将我的背紧紧地抱住,两腿夹住了我的腰, 阴道里突然又增加了紧握的力量,我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我这一生中第一次真实 的冲击。 应该说,我的第一次与异性的战斗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是短暂的,事实上 我只来回了几分钟,但初次就是初次,人一生中会有无数的初次,相信每一个人 都会对初次性爱的感觉记忆犹新的,我也不例外。 到现在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每当我进入又退出时,龟头 子都会被紧握、 吸吮并磨擦,每一下都带给我无法言喻的快感,不一会,一股尿意从我的脊柱迅 速地向下延伸,当它到达我的龟头时,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能感觉到我的龟头 暴涨,硬得发痛,我疯狂地用力插了进去,狠狠地抱住小丽,喉咙里发出兽性的 咆哮,把我积蓄了24年的处男精子向小丽的身体深处喷泻而去。与此同时,小 丽的身体深处一阵痉挛,双腿用力夹住我而后又颓然松下,双手将我的背向下按 住,她的脸主动并紧紧地贴着我的胸膛。我们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脑海里是 一片空白。 当我们松懈下来后,很自然地,小丽亲吻着我∶“你好棒!”她的手还在抚 摸我,没几分钟,我又昂然雄立起来,这时候的我们,已经不再是简单地女下男 上进行交欢了,我抱她在我的身体上面,向上插入她,然后,我把她反过身来, 让她跪着,从背后按住她的白白的屁股狠狠冲击她,她已经不知所以,只是奉迎 着我,口中也不知是叫些什么。

  因为是第二次,我特别地持久,真搞到她高潮连连,最后我把她拖到床边, 用手分开她的双腿,真冲而入,当我射精时,她高声地呻吟,我想从一楼到四楼 的每一个没睡着的男人,听到她的声音都会勃起的。 那天晚上,初尝性爱滋味的我,几乎整夜都在和她交欢,早上我们又来了一 次,我都觉得腰有点硬了。 值得庆幸的是,小丽并不是欢场女子,从一开始起,她根本就不在乎金钱。 后来的日子里,Cao哥告诉我,小丽是一个很执着、外柔内刚的女孩子, 那次跟我在一起时,她刚跟相恋两年的男友分手,难怪那天她喝醉了会那样疯狂, 可能是精神苦闷得太久,刚好我长得不差,还比较体贴,所以引发了她的激情吧。 可惜的是,我们没能够继续下去我们的故事,在这里,我就不再细述其原因 了,她曾写给我一张生日贺卡,算是对我们情形的一个注解吧!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时候的我,永远都想不到在以后我的情感领域会有如此多而丰富的经历, 可以告慰大家的是,我没有扮演过感情骗子的角色,也算对得起自己心中的一杆 秤吧。 无论如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我第一次真实拥有的女孩--小丽


【完】